案件透视

功利时代遮羞布:人情变味了吗?

[日期:2012-11-12] 浏览量:1217 来源:www.cr20g2.com 作者:纪委办摘录

礼尚往来,素来是我国的传统美德。正常的人情交往非但无可非议,而且有利于融洽亲朋好友之间的关系,应该得到肯定。但在浮躁的当下,送“人情”做贿赂,已经成为一种常态。

  病人向医生送红包,家长向老师送钱礼,店主向税员送好处,旅客向列车长送礼物, 商人向官员送“心意”。不管是求职办事,还是居家旅行,但有所图,无不打着“人情交往,联络感情”的旗号。功利时代,沦为腐败的遮羞布的“人情”,早已开始悄然变味……

中国腐败的特有方式:送“人情”做贿赂

以人情之名,行贿赂之实

  人情本身当然不是贿赂,而是一种江湖习俗文化,但是现今的中国贿赂已经融入人情。红包演变成行贿,具有社会学上的微妙的含义。换言之,有些贿赂被包装成人情往来的传统形式,被钱权交易借用。以人情之名,行贿赂之实。这是中国腐败现象在形式上的特色。作为对比,我们看到西方人行贿通常不用红包,常见方式是向 指定账户打款或支付现钞,然后受贿者做该做的事情。因此遵循生意方式,先付定金,事毕付讫。就过程而言,付款与做事大体上同时,一手交钱一手交货。换句话说,西方贿赂主要是一种经济交易。贿赂,在西方经济学中的学名叫“权力寻租”,这是一种理论总结,寻租理论以西方式贿赂交易为背景,贿赂现象在经济上相当 于权力租赁交易,用金钱购买权力使用权,譬如项目审批和文件签署。

“聪明”的中国人:贿赂包装成“正常”人情往来

  大部分中国贿赂者竭力把贿赂,包装进朋友之间的人情往来。在中国,小额贿赂遵循的法则在形式上是人情交换。这样的贿赂看上去不大像贿赂,与其说像租赁不如说更像是人情往来,与“七大姑八大姨”交际不同的只是数额不同。对于熟人圈子构成的中小城市权力层,贿赂更多是“权力作人情”,尤其是不断的小贿赂如随风潜入夜,润物细无声,悄悄地融入了传统人情往来,变成关系网运作的部分机制。当然,这种贿赂绝非不图回报,贿赂不图回报是自相矛盾,只是回报不要搞得像买卖那么难堪。最好遵循人情方式,没有明细结算,嘻嘻哈哈,大家心知肚明……

人情腐败成为毒瘤的三大特性

一是“隐蔽性

  相对简单的权钱交易,人情腐败的隐蔽性更强。人情腐败一般是建立在人际关系之上,如亲人、朋友之间,它是经过长期交往形成的一个熟人或朋友之间的“准团体”或“小圈子”,它是一个人际关系的群体网络,是一种长期的合作关系,这个关系网中权力者与利益者之间不是简单的金钱与物品,而是具有更加隐蔽性的权力、机会、帮助、政策措施等,彼此之间也会为对方的权力与利益作庇护。因此,法律意义上的腐败也难以辨认,为执法部门反腐带来了更大的困难。

二是“稳定性”

  从性质上看,人情关系也是一种工具性关系,为了提供在传统社会中极度困乏的安全、保障功能,这些人往往通过这种具有社会性质的人情往来,甚至依赖着原本就是亲戚、同族、同乡或朋友关系,情感关系补充和加强了工具性关系,使人情关系更为稳定,双方长期合作得到各自想要的保障、利益。

三是“组织化”

  由于“人情腐败”在建立在血缘、地缘或其他初级归属的基础上,例如家族、宗族、朋友、同乡、校友等人情关系,并进行多次交易、合作,小团体之间就逐步地由松散型向紧密型发展。团体内部都具有一定的制度化运作,如谁提供庇护、谁提供资金、实现什么目的等方面,具有较为明确的流程,如果一人背信弃义,就会遭到其所属群体的谴责和抛弃。由此就逐渐形成了一个存在着较高信任度的“准组织”,这种组织化、制度化的腐败容易发生严重的集体腐败、高官腐败、连环腐败等现象之中……

探秘人情贿赂愈演愈烈背后

靠人情做传输带,能长久结盟

  行贿者和受贿者都希望加深双方利益同盟关系,建立持久战略联盟。如果用经济交易方式作贿赂,即一手交钱一手交货,那就只有交换功能,不具结盟功能。用人情行贿,不仅具有交换功能,还具有结盟功能,提供长期合作空间,提高交易安全,不轻易败露。

人情贿赂比商业贿赂更灵活,更具可塑性

  除非避嫌,否则行贿者和受贿者在多数情况下喜欢以朋友名义交往,加强合作互助。这是由小城市社区的熟人特性决定的规律,生活在小城市关系网络社会,各色居民相互依存,不仅别人求自己,自己也求别人,平民求官员,官员也求教师和医生。如果对方有交换资源,受贿者也可能免收贿金,而将特权当人情放出,将 来再求收租。其诉求并非金钱,而在交易合作。因而,人情贿赂比商业贿赂更加具有可塑性,外延形态更丰富。

人情可以调和利益与义气,熔于一炉

  在一个熟人圈,大家低头不见抬头见,相互合作是难免的,俗语说:多个朋友多条路。在双方有意做哥们的背景下,又要得利又要做哥们,二者在做法上有冲突。光做朋友不得利,谁那么傻啊?光得利不讲哥们,也很难混。在江湖传统中,做朋友讲义气,帮人不计酬报。受贿的本质 是寻求回报,不能白帮人。以博弈论解读,这是一种典型的“囚徒困境”,它的均衡解就是把讲义气纳入讲人情,也把贿赂纳入讲人情,这样就找到人情这个恰当的均衡点。有了这个均衡点,交情、利益各得其所。盖因人情中有讲义气和偿还,偿还可得眼前利益,义气是长远利益……

上一篇: 腐败痼疾
下一篇: 好色贪官种种